您的位置:首页  »  【爱莲说】(19-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三人轮虐

  我继续给馨玥讲,竹筱婷强制给我鞋交之后,并没有放过我,她踢了我一下,让我仰面朝天的躺着,随后一脚踩在我的JJ上,用力揉着,她胯间翘着假阴茎,随着脚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我下身剧痛,拼命的抓住她的脚踝,不让她继续暴虐下去。她停止了脚下的揉搓,但是依然用力的将我的JJ踩在肚皮上,鞋底的尘土将龟头变成灰土色,上面渗着血丝。

  我握着她的脚踝哭了,她的长鞭不由分说的抽在我的身上,脚下又用了几分力度,并喝道:「操你奶奶的逼,再敢哭我踩碎你的蛋,搓烂你的狗鸡巴!」
  我怕她再继续揉搓,不敢哭出声,默默的抽泣着。这是我恋足以后,第一次对女人的脚产生恐惧。她的脚离开我的下体,但我没有就此解放,她用脚面抬起我的阴囊,阴囊贴在凉凉的鞋面上,有的不再是兴奋,而是恐惧。她并没有继续虐阴囊,而是用脚尖顶了顶我的会阴处,又慢慢滑向肛门。她的鞋头很圆,我担心她把脚塞进去,我能感到我有点抖了,我真的怕了这个女人。

  她缩回脚,蹲下来伸手弹了弹我的JJ说:「鸡巴这么快就软了,真没用!今天我要用我的这个鸡巴操烂你的屁眼!」我已经害怕了,不敢再有反驳,不敢再有躲避。我眼见着她将一个安全套套在假JJ上,并在上面挤了一点润滑油。她抽了我一鞭,说:「撅着!」我乖乖的翻身撅起。在她马上就要把假JJ插进我的肛门时,她的手机恰到好处的响起来。

  竹筱婷拿起手机接电话,讲着电话的她已经恢复平时的温柔。她捋了捋头发,放下鞭子,示意我躺下不要出声,我顺从的照做。她戴着耳机,一边笑着讲电话,一边用鞋底轻轻揉弄我的JJ。皮鞋蹭着皮肤和阴毛发出沙沙的响,揉了一会,她停下来,伸手摆弄起来,还捻着我下身稀疏的阴毛。勃起的阴茎,沾着干掉的泥土和血迹。

  似乎是讲到了一些私密事,她放低了声音,手停止了对我JJ的摆弄。
  她将鞋脱下来,露出了穿着白色棉袜的脚,在我眼前一闪,勾回我对脚的兴趣和迷恋。她指了指我,示意我不许动,然后转身进了里屋卧室。下身很痛,刺痛、胀痛,感觉一跳一跳的痛。我看到放在我身边的鞋,拿起来闻了闻,是那种熟悉的味道,那种充满青春活力,让人受辱却又甘之如饴的味道。

  我看了看放在沙发上的衣物,忽然脑海里出现了「逃跑」两个字。我赶紧起身穿好衣服,慌乱之中连内裤都忘记穿,秋裤与受伤的龟头摩擦,十分的疼痛。我顾不得这么多,草草的穿好衣服,背上书包,夺门而逃。本想将地上的鞋拿走,但实在没有勇气。

  从竹筱婷家里跑出来,我没有回家,而是坐公交回到了学校。寝室只有我一个人,我赶紧检查下被竹筱婷蹂躏过的JJ,JJ有点红肿,血液混合着泥土和精液,都已经干了。我去卫生间把JJ用清水洗净,剧烈的疼痛让我忍不住流出眼泪。

  JJ一直有些红肿,龟头有很多划伤。我不敢和家里说,也不敢去医院。连上厕所撒尿都成为一种考验。而且更加让我胆战心惊的是我从竹筱婷家的逃跑。我甚至后悔我做出的选择,因为这次逃跑,我一定会受到更加残酷的蹂躏。
  星期一,竹筱婷以我作业不合格为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写作业」。上课后,办公室没有人了,竹筱婷对我说:「行啊,没看出来,胆子不小啊,居然敢逃跑!」我横下心来,说:「你虐我虐得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就……」「就逃跑了?」

  竹筱婷说,「理由似乎很充分,不过,你是签了我的协约的,做我奴隶,无论我怎么虐你,你都不得反抗和回避,对吧?」我点了点头,小声说:「是。」竹筱婷把脸贴近我的脸,吐气如兰,她说:「那你逃跑,我该怎么处罚你?」我不知说什么好,疼痛、恐惧、为难、委屈,一股脑的袭来,眼泪夺眶而出。「呦呦呦,不至于吧,又哭啦?」竹筱婷戏谑的说。但却没有继续为难我,拿出纸巾帮我擦擦眼泪,说:「好啦好啦,这次放过你!不过要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JJ!」说罢,伸手在我JJ上按了一下。

  我不敢脱,但又不好不脱,看看办公室一时半会的没有老师回来,便脱了裤子。竹筱婷纤细的手指掠过龟头,伤痕的痛取代了快感。「你呀,你要是不逃跑周五就给你上药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胶管,挤出了金色透明的膏状物,给我涂在JJ的伤口上,说「没事,两三天就好!你这都有点感染了!这几天找时间来上药!」说着,吹了吹,涂药之后,凉凉的,感觉很舒服。

  涂完药,竹筱婷让我穿好裤子,说:「过几天找两个朋友一起虐你,让你逃跑,哼!」说完,抬起脚,用脚尖隔着裤子在我JJ处轻轻的踢。踢了几下,她说:「跪下把我鞋舔净就回去吧。」我跪得很低,舔她的鞋。她依然穿着那双松糕鞋。我这次学乖了,不仅舔干净鞋面,鞋帮、厚厚的鞋底边,包括鞋底,都舔个遍。我抿着一嘴的鞋油和泥土回到教室,没人注意到我所受的欺凌侮辱。
  不到一周时间,JJ的伤好了,而这些天我每天都被竹筱婷叫到办公室给JJ上药,每次上药JJ都要被玩弄一会,被她玩弄身体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上完药,例行公事的给她舔鞋,我都很乖的完成任务。

  讲到这里,馨玥依偎在我身上,说:「被女老师这样欺负蹂躏,你当时是不是怕得要死啊?」我说:「是,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害怕。她当时只有二十五岁,但是虐人特别狠。」馨玥说:「那她找朋友一起虐你了吗?」「找了,那次她们虐得我很惨!但那次之后,竹筱婷也从狠虐,慢慢转向轻虐了!」我说。

  我JJ恢复健康活力之后的一个周五,我上午便被告知放学后去她家。我不敢再逃,因为逃意味着我将受到更严厉的折磨。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况且去接受美女老师的践踏,也不失为一个美差,对于恋足者来说,美女老师的脚下,别有一番天地。

  去她家里的官面说法是「补课」,这也是我对家里对朋友对好事者的说法。只是没人知道我不是脑袋补课,而是身体和舌头在脚下补课。轻车熟路的来到她家,迎接我的却不是她一个人,而是三个。除了她之外,还有曾经和她一起虐我的金瑶,另一个女生不认识,也是20多岁的样子,眼睛不算大,但含着笑,让人很有亲近感。她留着及背的长发,头发末梢有些微卷,很自然,看着很舒服。我胆颤的进了屋,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们。金瑶说:「嗨,又见面了!别站着了,过来让我玩一会!」那个不认识的女生说:「婷姐,你的小狗不听话,用不用我替你调教调教啊?」

  竹筱婷说:「狗奴才,进屋还不赶紧跪下!一天不踹你就特么的皮痒!」我连忙跪下来,还没跪稳,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生朝我狠踹一脚,我跪不稳顺势摔倒,又滑出半米远,可见这一脚的力度。还没等我起身,她上前踩住我,逐渐用力,她穿着一双深蓝色的鞋底很轻软的运动鞋,踩在身上虽然感不到硬,但因为用力很大,依然压的很痛。她身材匀称,腿很长,笔筒型的休闲裤勾勒着长腿,上身的白衬衫更显得青春活力。绝对仰视的视角,加上在脚下踩着,自然血脉膨胀。身体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抬脚踩在我裆部隆起的部位,抬起脚跟用脚尖用力的碾。她说:「想什么呢,才一会儿就这么硬了!」竹筱婷和金瑶也走过来,各踩着一边乳头碾着。那个女生脚下由碾改蹭,磨得裤子哧哧响。
  「婷姐,看,现在可有弹性了!哈哈哈,彻底勃起了!」她对竹筱婷说。金瑶接话道:「别蹭了,射了就不好玩了!」竹筱婷抬脚踩着我的脸说:「切,射就射,反正今天得给他榨干!」蓝鞋女生说:「他发育成熟了吗?」金瑶说:「都16了,肯定成熟了啊!」竹筱婷也笑道:「搁以前都当爹了!」蓝鞋女生说:「是处男吗?」

  金瑶说:「不知道,反正被我和筱婷用脚开过苞了!」竹筱婷说:「管他呢,像以前榨干『小驴子』那样榨干他!」金瑶说:「哈哈,对,让他只剩颤抖而没有流露!」蓝鞋女生对我说:「起来跪好,说不定减轻处罚哦!」我连忙起来跪下,蓝鞋女生不断的说:「跪直!跪直!」我努力的跪直,但还没等我回过神,背后被她狠踹一脚,我向前扑倒,后背随即被蓝鞋女生踩住,说:「跪都跪不直,还能干点什么!」我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要跪着,却被她当头一踹,说:「没让你跪呢别跪!起来站好!」

  我从地上爬起来站好,蓝鞋女生朝金瑶递了个眼色,我知道这里有猫腻,但还没猜透,金瑶就抱起蓝鞋女生,蓝鞋女生喊道:「看我腾空飞踹!」话音刚落,就给了我一个「连环踹」,我重心不稳,扑在竹筱婷怀里。竹筱婷笑着拉住我,解开了我的腰带,褪下了我的裤子。内裤褪下的瞬间,裆部腾的弹起,惹得三人一番嬉笑。蓝鞋女生握着我JJ一边撸一边说:「真特么贱,毛还没长密实呢,狗鞭就这么粗了。」金瑶从背后抓住阴囊,说:「他被催熟了,哈哈。」

  竹筱婷也上前脱去我的衣服,捏着我的乳头,她说:「张锋,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是恶魔女老师啊!」她的话又引起三人的嬉笑,而蓝鞋女生撸着我JJ的手一直没停,我感觉下面涨的火热,有些按捺不住了,金瑶这时也看出我的变化,赶紧上前继续捏搓着阴囊,竹筱婷脱下一只鞋,扣在我的鼻子上,在上面熏陶下面激发的双重诱惑下,下面瞬间喷出。

  「呀,这就射了啊,真快!没劲!」蓝鞋女生很扫兴的说,然后将手上的液体擦在我肚皮上。「还挺黏呢,是个好料子哦!」金瑶在边上打趣的说。竹筱婷说:「嗯,我选的奴才肯定是棒棒的啊!」蓝鞋女生脱下鞋扣在我的鼻子上,说:「我和竹老师谁的鞋好闻?」我说:「都好闻!」「不行,必须选一个!」我说:「您的好闻!」「嗯,不错!」蓝鞋女生很满意的说,「那就好好闻吧!」
  说着把鞋递给我,我拿起来扣在鼻子上,哧哧的闻着。清淡的臭味,酝酿着我的呼吸器官。看着我的样子,蓝鞋女生刚才瞪着的眼睛又变成含笑脉脉了。闻着鞋,下身又慢慢硬起来,竹筱婷指给金瑶和蓝鞋女生看,三个人又坏笑起来。蓝鞋女生脱下另一只鞋,晃晃两只脚,说:「来,闻我脚!」我跪在地上爬过去闻脚,她穿的棉袜很薄,可以看到涂成黑色的脚趾甲,袜口很低,只到脚踝处,隔着袜子闻,与直接闻脚没什么区别。竹筱婷和金瑶也脱了鞋,金瑶连袜子也脱下来,说:「乖狗,过来给我舔脚!」

  我看了看蓝鞋女生,她把脚缩了回去,我便爬向金瑶,余光看到竹筱婷也脱下袜子,走过来和金瑶坐在一起,四只脚齐齐的摆在我面前。我按部就班的给她俩舔脚,蓝鞋女生把脚搭在我的后背上,说:「舔得可真仔细,不过我享受不了,碰一下就痒得不行!」给两位主子舔完脚,我已经口干舌燥了。竹筱婷和金瑶一起在我身上蹭着脚上的口水,蓝鞋女生拿过一个盆,脱了袜子,用一瓶矿泉水洗脚,水已经有些浑浊了,她说:「口渴了吧,喝水吧。」然后就不容分说的端起盆,递到我嘴边。我没有张嘴,她也不生气,小心翼翼的把水灌回瓶中递给我,说:「来,喝。」

  话音还没落,自己就笑起来了。透明的瓶子装着污浊的水,我没有喝,她们也没有强求。蓝鞋女生把自己脱下的袜子团起来塞到我嘴里,因为袜子很薄,装在嘴里毫不费力,含在嘴里,嘴里充斥着她的脚和鞋混合的味道,我管这种味道叫「袜香」。金瑶不放过任何折磨我的机会,赶紧把自己的袜子团成一团塞进了我的嘴。她的袜子不脏,但是有一点汗酸味,破坏了蓝鞋女生的袜香。竹筱婷也抓准机会,把自己的袜子强行塞进我的嘴里,绵柔的白袜,很费力的塞进去,我的嘴也鼓鼓的,说不出话了。舌头和喉咙的唾液被袜子吸干,有一点涩,有一点干呕。

  随着舌头和喉咙的蠕动,加上刚才金瑶和竹筱婷用力的塞袜子,我感觉最先进入我嘴里的蓝鞋女生的袜子,已经开始往喉咙深处滑动了。我的干呕被嘴里的袜子压制住,而越是干呕,那一小团袜子就越往喉咙里钻,我感觉已经进去大半了,别的满脸通红,她们也不理会我,我也不敢伸手把袜子掏出来。正憋着劲跟嘴里的袜子较劲,下身一紧,只见蓝鞋女生用脚夹住我的JJ,已经开始上下套弄了。

  我看到龟头不断的从她两脚之间伸缩,兴奋、耻辱杂糅并进,JJ在她脚间越来越滑,我看的见龟头在拉丝,套弄下发出嘶嘶的声响。阴茎坚硬如铁,十分涨。她套弄的频率越来越快,就在这一刹那,白浆喷出,直接窜出十几厘米。我疲惫的呼着气,嘴被堵着,只能从鼻子出气。她并没有停止脚下的动作,只是放缓了速度,双脚在粘液间搓玩着JJ和蛋蛋。顺滑的揉搓下,疲惫的JJ又逐渐恢复活力,再次挺拔起来。这次她套弄的频率较慢,但是快感一点没有减弱,不断的刺激下,再一次射出,这次远远没有前两次多。我已经累到不行,蓝鞋女生也说:「不行了,腿都酸了,换你们!别让他休息!」

  竹筱婷坐在蓝鞋女生刚才坐过的位置,双脚挑逗着我的下体。其实被竹筱婷正常方式的足交,是我很满足的一件事。然而我今天已经很疲惫,打不起精神了。竹筱婷的脚法很好,撸拽滑夹挤,捏搓揉踩压,只一会,就又让我下身勃起。「靠,真牛逼,不愧是当年的足交小天后!」竹筱婷也毫不避讳的说:「那是,本天后的足交脚法可不是盖的!没有几个男人不在我脚下屈服的!哈哈!」「对呀,小驴子当初在你脚下发骚的狠啊!」「听说小驴子媳妇知道他的那些历史后跟他离婚了!」「唉,其实就不该把那些事告诉人家媳妇,小驴子被咱们欺负十好几年,够惨了,好容易娶个老婆,还给弄离了!」

  「瑶瑶,帮小驴子介绍个好的!然后咱们四个一起虐他!」「哈哈哈哈哈哈……」三人讲起光荣历史,不住的笑着,丝毫不体谅小驴子的感受特别是在脚下被虐着的我的感受。忽然,蓝鞋女生问竹筱婷:「婷姐,你对这小子干嘛这么大兴趣啊?」竹筱婷还没说话,金瑶接过来说:「是兴奋的兴还是性别的性啊?」竹筱婷打了她一下,脚下依然在专心的工作着,她漫不经心的说:「他们班有几个女生挺欺负人的,颇有咱们当年的风采。我发现他被欺负时有点受虐倾向,就找机会逗逗他试验试验,没想到真有。

  然后就被我逼着签卖身契了。「」靠,太贱了!「」就是啊,天生的贱种!「金瑶和蓝鞋女生开始用话羞辱我,但是这些羞辱远没有下身一浪接一浪的刺激引发的高潮强烈,我的JJ已经坚硬如铁的在竹筱婷脚间滑进滑出,终于积存的力量奔涌,虽然是很稀的液体,但是我尽力了。

  「换我了,换我了!」金瑶迫不及待的坐在「足交正位」,开始用脚蹂躏我的下体。金瑶的脚下工作很卖力,我也很卖力的迎合,最后也没有完全让疲惫不堪的JJ恢复活力,只是半硬状态下抖了抖,没出来什么东西。「靠,太不给面子了吧!」金瑶嗔怪道。「行了,让他休息一会吧!」竹筱婷说。我如临解放,鼻子长长的喷出一口气。蓝鞋女生也笑着把我嘴里的已经浸湿了的袜子掏出来,混合的味道,很冲!蓝鞋女生捂了捂鼻子,说:「我袜子呢?不会咽下去了吧?」是的,已经咽下去了。我体验了棉袜从嘴里滑进食道再滑进胃里的感觉。

  蓝鞋女生拿过那瓶洗脚水,说:「喝下去就出来了,原汤化原食嘛!哈哈!」这次不容我再不喝了,蓝鞋女生已经拧开盖子,把瓶口塞进我的嘴里,捏着我的鼻子,把水灌了下去。很快,我把脏水连同袜子全吐了出来。无论竹筱婷怎么强迫我去收拾地上的脏东西,我也没有力气去做了,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竹筱婷也没有强迫我,就自己动手收拾了,毕竟房子是她的嘛!竹筱婷在收拾屋子时,金瑶和蓝鞋女生把假阴茎拿出来,金瑶说:「上次我就要给他开后庭筱婷不让,然后她自己想开的时候还让人家逃跑了!今天我非得开了他不可!」我没有反抗,因为一是没有力气,二是没有能力。已经被虐的虚汗淋漓了,哪有什么本事反抗呢?正想着,金瑶已经戴上假阴茎,将一个安全套套在上面,然后向我走过来。

  我任由其摆布,在蓝鞋女生的帮忙下,金瑶顺利的把假阴茎插进了我的屁股。进入的瞬间有一种想拉屎的感觉,接着席卷而来的感觉可以说是五味杂陈,在外力的刺激下,小腹有一股快感袭来。蓝鞋女生伸手抓我的JJ,而我的屁股后面被金瑶用假JJ暴菊。当金瑶玩爽了,将粘着血液和粪便的假JJ抽出来时,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竹筱婷收拾完东西进屋后,正看到金瑶把假JJ抽出来。她说:「哎呀,到底被你抢先了!」金瑶说:「哈哈,你继续啊!」竹筱婷说:「算了,今天我饶了他!行了,到这吧,出去买烧烤啊?」金瑶说:「好啊好啊!走!」蓝鞋女生说:「你们去吧,我累了不想动,在家等你们。」竹筱婷和金瑶就下楼去了。
  蓝鞋女生看她们出去了,走到我边上蹲下来,用手抚摸我的JJ,在这温和的刺激下,加上休息了一段时间,JJ又慢慢勃起了。然而她似乎觉得不够硬,拿过自己的鞋扣在我的鼻子上,命令我自己把着,我乖乖照做。闻着鞋里的芳菲,下身温柔软软的刺激,居然又开始变硬。她开始用手上下的撸,撸了几下,对我说:「闭着眼睛闻我的鞋,陶醉在里面!」我顺从的「嗯」一声,闭上眼睛双手把着鞋闻着。我也有点逆来顺受了,反正都被折磨的这样了,不差继续被羞辱,她又在我的JJ上扣了一个鞋,我真的感觉到JJ在鞋里挺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把鞋从我JJ上拿下来,给我JJ上弄了个东西,凭直觉我感觉到是给我套上了一个安全套,随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遍全身。我顿时明白她在做什么,赶紧睁开眼反抗,但是已经晚了。她从我身上离开,走进了卧室。我已经彻底虚脱了,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解。我此时才明白什么叫只剩颤抖而没有流露。

  不一会,她从屋里出来,依然穿着先前的衣服,蹲下身,把我JJ上的安全套拿下来,说:「什么都不许说,知道吗?」我点了点头。

  竹筱婷和金瑶买了很多烧烤,邀请我和她们一起吃。但我很困,吃不了什么东西,席间,竹筱婷夸耀着她足交的技巧,她用脚给我破处的事,我也随声应和着,朦胧间那个蓝鞋女生似乎在对我笑。

  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盖着竹筱婷的被子,竹筱婷坐在我床边看着书,白皙的脚就在我脸旁。我的衣服已经被洗干净挂在椅背上。看我醒了,她叫我起来吃早饭,说昨天玩得太狠了,没考虑到我的身体承受力,让我多休息。我没有说昨晚蓝鞋女生的事,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有问,即使被她欺负了。只是隐约间听到金瑶叫她「张婷」,那就当作她叫张婷吧。
  第二十章:高跟之踏

  元旦过后的一天,李晨莹将相机还给我,又随手递我一个盒子。我打开相机,看了下里面的照片,之前拍李晨莹高跟鞋的依然存在,她竟然没有删除掉。我无奈的笑笑,心想,这姑娘大概真是天生的女王命,亦或是天生的踩姐,不然如何能「开窍儿」的这么彻底,甚至着迷的比我还深呢?掂了掂盒子的重量,感觉应该是一双鞋,碍于周围有人,没敢打开。中午趁着人少,打开一看,的的确确是一双黑色亮皮的高跟鞋,鞋跟初步估计八九公分。我看四周没有人,便闻了一下,脚的味道很轻,只有一点香水味和皮鞋本身的味道。

  其实,皮鞋和皮包什么的不一样,本身味道并不是特别大,即使是皮包的味道大,用一段时间自然就可以忽略了,而皮鞋不一样。无论是什么皮鞋,经过脚的穿着,与袜子、肌肤摩擦生热,所产生的味道是很特别的,更何况透气性略差的皮鞋,穿着一段时间自然是凝聚了许多杂糅的气味。我很喜欢高跟鞋,觉得高跟鞋即使不穿在女生的脚上,也显得很有气质。我也不止一次的幻想被穿着细高跟的女生在脚下践踏和蹂躏。

  然而从小到大,真正被高跟鞋踩踏,还真就一次都没有过。虽然和馨玥实践了几次,但都是做做样子,真正踩下去的时候并没有。现在我拿着这双高跟鞋,多么希望被踩下去呢!正想着,就好比打瞌睡有人送枕头来,QQ上李晨莹的头像闪起。

  她说:「送你的礼物喜欢嘛?」我说:「扯,相机是我的好不好!」李晨莹说:「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个盒子没看过吗?」我说:「看了,很漂亮的鞋,送我了?」李晨莹说:「对呀,之前答应送给你的。」我说:「晚上去如家啊?我想给你拍几张穿高跟的照片!」李晨莹说:「好呀!」我说:「顺便,再穿高跟踩踩我呗!」李晨莹说:「那我可不敢!我穿平底鞋踩你那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挑战了!」我说:「没事,晚上再说。」

  晚上下班,我和李晨莹故意分头前往如家,怕被别人看见一起去不好。李晨莹先到的那里,等我去时她已经开好了房间。她穿着职业正装,西装、领花、短裙,配肉色丝袜。我赶紧把高跟鞋鞋从盒子里拿出来,贴在鼻子下闻了闻,蹲下身给她穿上。穿好鞋,她把脚伸到我面前,会意,鼻子贴在脚背闻了闻,又亲了亲。接着就商量着摆一些造型,拍了很多照片。其实,拍照并不是目的,我的目的在于高跟踩。有人计算过高跟鞋鞋跟所承受的力和对接触面所施加的力都是很巨大的,所以身体受到的踩踏力接近了人类承受痛感的边缘,也接近了皮肤承受里的边缘,再高一点,人就受不了了,皮肤就要被鞋跟扎破了。不过,话说回来,高跟鞋下那种痛感,应该是货真价实的切肤之痛,没有半点疑虑。

  拍了半天照,各种姿势的全有,甚至有微焦镜头拍鞋底的等等,李晨莹穿着正装和高跟鞋的样子,确实非常美。有点疲惫的说:「休息一会再踩吧。」我说:「好的,怎么,同意踩我了?」李晨莹说:「是啊,不同意也没办法,既然都来了,又忙活这么半天拍照,就陪你玩玩吧。不过我不敢直接尝试穿高跟踩,先穿旅游鞋踩踩行吗?」我说:「当然可以!」李晨莹说躺在床上,头发扑散在床上,她说:「嗯,好!哈哈,我刚好学到一种踩踏方式!休息一下就陪你玩哈!」
  这家如家酒店离医专学校比较近,所以生意很火,加上墙壁不隔音,总有一些声音传过来,有时候玩着也并不能尽兴。李晨莹说:「以后有机会去我家玩?」我说:「可以啊,不过怕你男朋友不高兴!」李晨莹说:「趁他不在啊!再说他有什么可不高兴,又不知道咱俩玩的内容,就是普通朋友来家做客都不允许嘛!」我说:「其实去我那也可以,就我自己,咱俩还可以拍个视频啥的,把游戏记录下来。」李晨莹说:「好啊,到时候再说!来,咱们玩起来吧!哈哈!」说着,坐起来脱下高跟鞋,从一个纸袋里拿出一双棉袜和白色运动鞋穿上。

  我打量一下她,穿着一身职业装,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李晨莹看我在打量她,抬脚在我的JJ上点一下,说:「看什么看,还不是为了你,才搭配的这么怪异!你把衣服都脱了吧,我上趟厕所。」趁她出去的空档,我赶紧又把她的高跟鞋拿起来扣在鼻子上闻一闻,虽然又穿过一会儿,而且带着体温,但味道依然很轻,又闻鞋底,竟然也有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我光着膀子躺在床上,李晨莹从厕所出来后把门反锁。说:「你怎么不脱裤子啊?」我说:「裤子现在就脱吗?」李晨莹说:「当然了,不脱裤子怎么踩!再说了,跟我你还害什么羞啊!」
  「我先让你感觉下踩踏的温情。」李晨莹说,「闭上眼睛,体验下你的肉和鞋底摩擦的感觉。」我闭上眼,李晨莹的一只脚轻轻放在我肚子上,并没有踩下去,而是轻声说:「深呼吸,想像着你躺在海滩上,海风卷着细沙掠过你的肌肤……」然后用鞋底轻轻的摩挲着我的小腹、肚子、前胸、脸,再到胸、肚子、小腹,然后划过小腹,在JJ上掠过,又到大腿,摩擦大腿内侧。然后换脚,又是如此。

  她拿出手机,放了一个海浪声的音乐,说:「听着音乐,身体完全放松,软在沙滩里,然后海风卷起海浪拍在沙滩上,拍在你的身上。你享受着浪花的拍打和按摩。」说完,单脚略用力踩压我,依然是小腹、肚子、前胸、脸,再到胸、肚子、小腹、大腿的顺序,还不忘从硬挺的JJ上掠过几次。

  我说:「行啊,莹莹姐,几日不见居然这么文雅了哈,踩踏都踩出文艺范儿了!」李晨莹说:「那是!自从我喜欢上踩踏,就开始找这方面的资料。其实刚才的动作都是在一个日本电影里面学的!只不过我给它柔美化了而已!」我说:「你真是这方面的天才!」

  李晨莹说:「天才谈不上,就像你说的,并不是什么沉迷,也并不是不能去控制,仅仅是一个爱好而已。如果不是你带动,我还真不知道我有这方面的爱好!」就这样,一边说话一边用鞋底摩擦、抚摸、轻柔我全身,反复几次后,李晨莹说:「睁开眼吧,享受的差不多了吧?」我点点头,忽然感觉到我的下面已经高耸了,不由得有些脸红。李晨莹说:「那好。我踩上去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站在我身上,我的肚子和胸仿佛被压在一座山下。

  李晨莹说:「怎么样,能受得了嘛?受不了给个招呼哦,我可怕把你踩坏了!」我哼嗯一声,算作是回答。李晨莹在我胸腹范围内慢慢移动,她并不是特别重,甚至可以说恰到好处,渐渐的,我有点适应这个压力了,从胸前到腹部到大腿,也算是一种按摩。李晨莹在我的小腹踩压一会,走到我的腿上,说:「知道元旦假期时我踩了谁么?」我说:「是谁呀?」李晨莹说:「是我男朋友。」我说:「啊?那他不生气吗?」李晨莹说:「不生气呀。这两天经常踩他玩,他也没反抗,挺有意思的,哈哈。」一边说一边用脚踩压着我的JJ,说:「疼吗?」我说:「不疼。」

  她又用了点力,说:「这回呢?」我说:「不疼。」她再一次用力,脚跟对蛋蛋的挤压让我吃痛,我连忙喊「疼」,她才放开。放开后,用略用力的踩在那里,来回的搓了几下。下腹部那股热流又开始向全身进发。

  李晨莹从我身上下来,说:「对了,你有女朋友没呢啊?」我说:「没有呢。」李晨莹说:「真的假的?」我说:「骗你干什么,之前有过,然后分手了,工作后就再没找过!」李晨莹说:「哈哈!早知道你真是单身,我就敞开的跟你玩了。」
  我说:「早就应该敞开的玩啊!」李晨莹故作神秘地说:「少儿不宜哦!」她坐在床上用鞋底用力蹭我的脸,说:「爽不爽呀!」因为她蹭的有点疼,所以我就用手拦开了。我说:「嗨嗨嗨,学会欺负人了是不是!」其实,被鞋底蹭脸的感觉,还是很爽的。李晨莹说:「你又没有女朋友,让我欺负欺负怎么了!再说了,是你主动找我的哎,你分明是自己找着被欺负!」

  李晨莹蹲起来说:「翻过去,踩踩背。」我趴在床上,她扶着墙站在我的背上,我又像背一座山,缓解一会才好。李晨莹说:「还是的,承受不住给我一个信号啊!」然后就在我的背部来回走动,虽然很有压力,开始也很疼,但是踩的确实很舒服。

  我工作基本都是坐着,久了难免腰酸背痛,李晨莹踩一会,我甚至听到身体的骨节在轻微的咔咔响,刚才踩胸部的时候就听到了,响过之后,很舒服。踩了几个回合,她说:「好了,我换鞋。」

  说着,蹬掉旅游鞋,已经换上纤细的高跟,脱下来的鞋袜就放在床上。我拿过来,问:「莹姐,我闻闻可以吗?」李晨莹笑着说:「闻呗,我早就知道你好这口。所以换完了我没扔地上啊。」

  我说:「谢谢莹姐。」李晨莹说:「对了,你偷我那双鞋里面还塞着袜子呢吧,看你这样瘾大,你应该不会把袜子扔掉,是不是都闻的没味儿了啊?说完一脸坏笑。」我当然不好说「有一只已经让我泡水喝了」这样的话,就随声附和着她。她踢了我一下,说:「哼,破袜子你也要!快,翻到A面躺着。」我翻过身躺下,对她说:「呀哈,都懂得A面B面了?」李晨莹说:「不是你们这些人常说的嘛!本来不懂,后来学的!」

  她用高跟鞋鞋弓卡住我的JJ,说:「让你体验下踩踏的激情!」说着,从容的抬脚迈步站在了我身上,高跟陷进肉里,就像要扎破一样,我疼的叫出声,李晨莹说:「小点声!不然隔壁以为咱们干嘛呢!」我说:「管哪!爱干嘛干嘛,刚才他们那是干嘛呢,这屋听的真真儿的!」李晨莹说:「少贫嘴!拿起我的鞋去闻,再喊就把袜子塞你嘴里!」体验完步步针扎,已经是虚汗满身了。李晨莹帮我擦擦汗,又上去踩了一圈,然后转身面朝我腿的方向,脚伸到我的裆部,倒着蹂踩几下JJ。

  我翻身趴在床上,李晨莹蹬上我的后背开踩,高跟踩可比旅游鞋平底鞋踩踏痛多了,看来确实是很难承受。

  李晨莹从我身上下来,摸摸踩痕说:「刚才踩过的地方都红了,鞋跟印扎得一个小圈儿一个小圈儿的,你还受得了吗?」我说:「没事的,这种小伤不要紧!」李晨莹说:「之前看一个视频,女的穿高跟鞋踩男人时鞋跟滑了一下,登时就是个大红印子!你要不要试试?」我赶紧爬起来,说:「你可得了吧,那个我可受不了。」

  李晨莹说:「好吧,那就玩到这!」我低头看看身体,前面鞋跟的小圆圈踩痕星罗棋布,估计背后也是这样。她说:「我没用力踩,没破皮,不过鞋跟印很深,已经红了,有的一会还得隆起,这两天肯定下不去,所以不要去公共浴池啦,哈哈。」我说:「我可从来不去公共浴池,不在乎!哼!」

  躺在床上休息一会,李晨莹说:「那双棉袜送你了。鞋还是给你高跟鞋!」我心情已经平静了,说:「运动鞋也想要!」李晨莹白了我一眼,说:「那你趴那我骑你回去!要不你背我回去也行!」我说:「为什么?」李晨莹说:「废话!鞋都给你我难道光着脚回去么!」

  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便要起来穿衣服。李晨莹说:「身上先别沾水啊,不然很痛不说,弄不好会感染!」我说:「没事,我会小心的。回去让朋友用酒精棉球给我擦擦就好!」李晨莹也换上一身休闲装,脚上的运动鞋配肉色丝袜更加展示出她的青春活力。

  我俩出了如家去等公交时,李晨莹整理着头发,对我说:「我头发好么?」我摸一下,丝丝滑滑的,手感很好,就说:「挺好的啊!」李晨莹很自豪的说:「很好吧,大家都说好呢。」她比我高一些,站在我面前我有点微微仰角看她。她把胳膊搭在我的肩上,说:「真的,等有时间去你家或者我家录个像?」我点点头,说:「没问题!」李晨莹说:「好!到时候玩的尽兴一些!」我说:「好的!」

  回到家,我到卫生间看看身上,很多鞋跟印,一碰就疼。这一次体验高跟踩踏,真可以说是步步针扎,然而这步步针扎之后,浑身上下却舒爽万分。因为很晚了,我也没叫馨玥过来,伤痕没什么大不了,等她来的时候给我擦点酒精就好。我把李晨莹的鞋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不经意的把玩着。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躺下睡了,这一晚虽然梦到了李晨莹,但却睡的很好,没有太多胡思乱想。也许踩踏是让人心情愉悦、轻松的法宝?还是纤细的高跟踩在身上后带动了浑身上下的穴位和经络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