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The Dark Assassins Creed】(01-04)【作者:spent】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静静地躺在铁路上,边上开着直播的手机立在架子上,死亡的监视者对着我的脸黑暗的脸上映着礼物和弹幕的样子。

  「呜——呜——呜——」死亡的丧钟催魂之声越来越接近耳畔。

  我强挤出一丝微笑,轻轻地用着自己最美好的声音对着死亡之眼说出:「观众朋友们,灵儿就要被火车压成几段了哦。

  大家竞猜一下,我会成几段呢?「之所以直播没有被封,我将我全部的积蓄给了斗羽平台早已对生活给碎尸万段,何必还完整地关着破碎的灵魂。

  火车从我柔弱的身躯上轧过,将我的子宫斩断,乳房喷出一点白色的奶水后就四散奔去死神之眼倒下,我也按了观众的心意成了三块满是鲜血,曾经是在一个极美的人身上的肉块。

  第一章:破碎灵魂

  火车从我身上经过的感觉似乎还在留存,我灵魂的破碎清楚地感觉到了可是,我现在意识却像晨雾一样,慢慢地慢慢地清醒起来。

  一缕白光射入房间,我想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体都不是我的一样,丝毫使不出力气。

  身无寸缕,躺着木架子上,一对巨乳随着不知何时变得淫霏的呼吸慢慢摆动,暴露在空气里。

  「嘎吱」木门像垂死的老人发出了呻吟,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拉过在架子边上木椅子,手捏上了我一只巨乳。

  我惊恐无比,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但是我也就只有眼睛能这样了。

  「别害怕啊,很快你就会知道原因了。

  「男人的声音很平常,却如寒风一样令人颤栗。

  木板迅速地塌陷下去,一张手术床刚好落在我下方,机器轰鸣声想起。
  忽然,我的子宫和乳房一阵剧痛,与火车轧过的路径一模一样。

  下体的耻丘和菊门突然张开,高速运动的电动阳具迅速插入我的下体三个洞,膀胱的剧痛被阴道和肛肠的剧烈快感压过去。

  穿过我身体的两根铁片突然旋转,剧痛直接让几乎晕了过去,可是我现在连眩晕权利也没有,只能张着眼承受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能看见自己的身体了,但是随着能看见的越多看见了我支离破碎的内脏以及满是血液的地板,似乎是一幅优美的血腥图案。

  头顶一直没有开的无影灯突然开启,我的瞳孔慢慢放大,已经暴露出来的心脏跳动越来越缓慢胸腔里所有的血液都已经流尽。

  但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却继续震荡我的尸体。

  「你现在已经成了三块,是我们把你的躯体找到的。

  你已经是个死人,不如为科学做出自己的贡献吧。

  你忘记了所有事情,你的名字,你的情感等等。

  你的名字只叫做艾吉,是一个沉迷于色欲的女刺客。

  你永远不会死,你只能通过疯狂的性交才能很好的杀死目标。

  因为这是我们所有的世界。「男音慢慢地落下,眼前的灯光映在已经失去神色的眼睛里,反射出来的竟然好像是刺客信条的读档画面。

  第二章: 裂

  车辆的震荡把我震醒了,随后是下体极为舒服的快感。

  看下去,原来是两根中规中矩的电动阳具。

  身体还是一丝不挂,乳头冲天一样地向天昂起。

  我看了看周围,尽是一些箱子,其余都是跟刺客信条里的人物一样。

  眼镜男向我微微一笑,我脸唰一下红了,朝他也微微一笑,下体也冲出一道淫秽的暖流。

  「你醒啦,快进系统吧。

  「震撼的男音突然想起。

  我一惊,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眼镜男拿出两个巨大的铁钩,什么也没处理就直接冲进我的下体两个洞。
  一个铁钩穿过子宫和肚皮,从身体里穿出。

  另一个则是打断了脊椎,酥麻的感觉之后就不复存在了,我尝试运动可是除了不自觉被地心引力抓得下降的双腿,没什么发生。男人给我带上个内部全是针刺的头盔粗鲁的按了下去一滴滴血液从孔洞里流出。

  他抱着我,直接踢开货车门,把我扔了下去,铁钩的快速拖动使得我鲜血四溢不一会就失去了知觉。

  「嘎吱」木门像原先一样打了开来,同样的声音,同样扬起的灰尘好像在哪里发生过一样,可是,就是无法想起是什么。

  「咳咳,哇这是什么地方,灰尘这么大,果然这个村夫家里的杂货间就不清理吗?这…」男人像砍木一样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水灵灵的大眼睛与那个戴着草帽的农民四目相对,他微微张开的嘴和下体鼓起的一条粗棒表明了他的反应。

  我像一只受惊的小羊被一头饿狼给困堵在墙角。

  我想尖叫,可是口中却是一团布块,四肢被铁环给套在了木板上面。「啊,我懂了怪不得那老头子这么快死了,原来是有这样一只小老鼠在这里啊。

  嘿嘿嘿。「老狼露出了贪婪的微笑。

  他慢慢地将地板踩得嘎吱作响,他颤抖地,伸出那几乎满是老茧的斑驳的手。
  「唔,我还没…」男声已经颤抖了。

  他的脏手摸上了我白皙光滑的乳房,像把玩小兔子一样肆意玩动,黑厚的嘴唇吻上了我的乳头如同小男孩吸奶一样。

  在他的玩弄之下,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粘液从我下体流出,同时乳房也传来一阵紧绷感。

  我的呼吸越来越凝重,一丝丝的娇呼从我口中失手,男人也越来越卖力。
  「啊,不行了!」我的防线彻底崩溃,巨大的瀑布从我的水帘洞里冲出,奶汁也飞溅出来。

  男人一把捏住我的另一只乳房,左手一口右手一口。

  我竟喷射了如此之久,我不知道我的乳头上已经被套上了两个被子,满溢的乳汁从四处肆意流出硕大的乳房之间的乳沟像山谷积水,白色的乳汁从乳房之间的小洞流到肚脐里又继续往下在我的密洞上加了一道水流。

  男人已经不知踪影,乳房上被两个铁钳给夹住,我也不知道男人怎么将我的乳房没给全部挤上乳汁还能喷出。

  下体被塞了一根粗棍,没有规律的运动让我极为不舒服,不过乳房给我的快感仍然给我带来了一些满足。

  如同雾霾一样,我的乳汁许久才停止流出。

  我心思已经昏昏沉沉,也不管乳头已经被铁钳夹出几道深深的红印,不知不觉地进入了错乱梦境。

  我的记忆里是我睡着的时间,可是我现在又在哪里。

  环顾了四周,发现这是我进入里世界之前的地方。

  我想站起来,可是下身却感不到任何东西。

  「啊!」惊呼穿满了整个空间,我的下身一片血海,内脏到处都是搅碎,撕裂痕迹应有尽有。

  我盯着我的血液有十分钟之久,才慢慢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忽然,我发现了一个箱子,外表看上去却是如精密的装甲车一样。

  我拖着残缺的躯体爬了过去,乳头在地板上摩挲,让我浮想联翩可是下体已经彻底无法得到可以让我几近死亡的快感。

  芊芊玉手扶上了钢铁般的箱子,上面的字迹却让人惊颤不已「把你眼睛插入这两根刺里。」「咔」箱子上突然出现了如电钻般大小的刺。

  「啊,不要!」少女惊叫地求救,血液从七窍流出,雪白的肌肤瞬间皮开肉绽舒适的地板反而成了最大的魔鬼。

  「我做!我做!」我的气息已经微弱到自己都已经听不见。

  抬起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满是鲜血的头,颤颤巍巍地将眼睛对着钻头,慢慢探下。

  流出了已经看不出是泪水的血液。

  「噗」眼睛第一次有异物进入,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更加可怕的声音传来:「找到按钮,打开他,杀了你自己。

  「我仿佛被机械控制了一样,丧失了所有功能,尽管我身上除了血液就再也没了东西。

  曾经白皙的手一通乱摸,终于找到了一个按钮。

  手有力地按了下去,给主人带来了无限灾难。

  「嗡」破碎我心灵的声音想起,我手一放,全靠眼睛承受着电钻的冲击力。
  不过美丽的眼珠只是一个美丽的花瓶,迅速破碎,电钻直入脑后。让男人无比憧憬的身体已经在随着电钻的运动肆意摇晃,不过在大脑上的破洞渐渐显现之后就停止了。

  第三章:忆

  「我想起来了!」少女想弹跳起来,可是四肢的拘束却让女孩无能为力。
  门外苍劲的声音越来越近,少女突然失去了意识,突然又像被复活了一样醒来不过下体已经是水渍一片。

  门嘎吱地打开了,进来了一个莽撞的农夫。

  刚才还惊恐的少女的媚眼里却已经是慢慢的期待神色。

  少女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无知的孩子之后竟然说出了淫扉的话语:「主人,艾吉想要你的大鸡巴主人你还没有好好疼爱艾吉,艾吉的处女还为主人留着呢。
  「农夫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肮脏的口中楠楠自语:」不亏我忍了这么久,不过那老头居然还没上过她还真是粉嫩啊。「女孩粉色的乳头随着浑圆的乳房,伴着焦躁不安的呼吸上下晃动。

  男人打开了锁住女孩的几个锁,却没有发现女孩乳房上的铁钳去了哪里。
  「要怎么迎接主人啊?」男人沾沾自喜地对着柔弱的女孩说道。

  女孩丝毫不怠慢,也不管下体的粘液,像小狗一样在粗糙的地板上爬了过去,灵活的手指套弄着男人下体的兄弟男人的肉棒迅速提升到了20CM。温润的嘴唇套进了肉棒,一只手抓住自己的乳房好像不是自己的物品一样粗暴揉搓,另一只则是探进了自己无毛的私穴粉色的肉壁隐约体现,

  含糊不清地说出:「请…主…随意。」男人哈哈大笑:「果然是个骚货!」沟壑纵横的手抓住了柔顺的秀发,似乎下体连着的东西不是人一样一点不体会女孩的感觉,细柔的喉咙上隐约显现出来了肉棒的形状。

  女孩的眼眶里已经流出了泪水,不过下体的水流则是更多。

  「唔!」女孩的小腹忽然一阵抽动,双手也垂了下来,巨棒也进一步深入女孩喉咙女孩在三个剧烈的刺激下赢来剧烈的高潮。

  男人又抽插了一会不知什么时候晕眩过去的女孩,在供精液吞下的喉咙里喷出了白浊一把把失去意识的女孩轻易推倒在地。

  「操他妈的,老子还没爽就给我晕了!给我起来!」男人粗鲁地踢着女孩淫水满溢的下体,每脚都让淫水更加喷出一点也是让女孩娇喘连连。

  原本就粉扑扑的脸更蒙上了一层快意。「给老子再来一次!」男人用着命令式的口吻。

  女孩眼珠一转,赶忙站起身,撅着白嫩的屁股走到男人身前,轻轻地用自己的小屁股拍打着男人的下体。

  忽然,女孩感到了一双粗糙淫秽的手抓住了自己几乎看不出有内脏的纤细腰肢。

  男人迅速雄起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女孩小穴,不过显然是遇到了像盾一样的保护。

  「喝!」男人大喊一声,腰部一挺「嗯——嘤——」女孩的痛楚表现了出来。
  看来红绯的小穴伴着女孩自己产生的颜料喷出,越发诱人。

  豺狼恶毒的手抓住了小羊的乳房,手指按压的同时指甲也不经意滑动,一丝丝乳汁喷了出来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如同养殖场的乳牛。

  「紧致啊!我就当好主人给你扩张吧!」男人恶毒的话语撞击着女孩粉红的心灵,少女失身了颤抖得站在地上被一顿攻击。

  大棒被穴壁的肌肉挤压着,同时又疯狂打开缺口,肉棒无法全数进入但是女孩已经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失身了三次,榨干了女孩所有的力气乳汁不由自主地肆意喷射。肉棒一阵抽动,在女孩刚刚开发的花道里射出了牛奶一样的液体。
  「操他妈的骚货!」男人不屑地说出,脸上的喜悦之情不溢言表。

  女孩除了乳汁的无情喷射,就像个人偶一样微闭着眼,口中无力呼出妩媚的轻音让人欲罢不能。

  「主人!闭上眼睛好吗,艾吉要给你惊喜哦。」女孩忐忑不安地对着男人说出。

  男人窃喜地以为自己成功了!成了一名调教师!自然地拉过了一张木椅,看起来安然地坐着上面。

  「主人张开嘴好吗」女孩已经成了一个奴仆。

  高傲的豺狼大意得张开了嘴,狰狞的獠牙露了出来。

  豺狼张开的口子迎来了小羊温润的巨乳,羊羔不起眼的身材却能喷出这么多的乳汁。

  不自觉地舔起小羊的乳头,黑暗里传来了一阵求饶声。

  机敏的羊羔身体却越来越往侧靠近,曾经将小羊伺候得欲仙欲死的铁钳今日竟然已经被小羊所掌控。

  豺狼大张的口无疑是他死亡的导火索。

  「唔啊!」狼惊怕得大呼,强有力的大手抓住铁钳,可是小羊的身体几乎是全部压在了这上面反作用力让小羊的皮肤上也印下了深深的伤痕。

  男人突然一拳打到女孩纤细的腰肢上,女孩踏着软绵的步子连连后退。
  男人一把拔出口中的铁钳,踏着重步向着女孩前进。

  他一生也想不到,杂货间里有把锋利的斧头,他出拳时也没有想会如此巧刚好打向了那个位置。

  女孩使出毕生的气力,用力一挥,但是男人反应如此快,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甩向了一边,女孩无力倒下,躺在粗劣的地板上。

  阴道一张一张,胸部剧烈抖动,男人无法忍受身体的诱惑。

  他拖着铁钳,不可抵挡得将铁钳插入女孩的阴道,巨大的力气突破了重重阻碍进入了子宫,花蜜也喷射了出来,引得女孩花容失色。

  男人用力张开铁钳,「呃——啊——」女孩痛苦之中却有一丝甜蜜。

  男人力气确实巨大,女孩的腰肢被撑大了许多。

  突然,男人停止了动作,头上插着斧子倒在了女孩双腿之间。

  女孩在砍死他之后也忍着无尽的疼痛倒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儿才费了好大力气拔了出来。

  女孩用蜥蜴式的样子爬出了房间,一边爬,生活却是白光闪烁,尸体也消失了被极限扩张的阴道也迅速恢复。

  女孩爬出了房间,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高高的架子,挂着一件充满现代科技的斗篷。

  黑洞般的斗篷的头部突然闪出一道剧烈的强光直射到女孩洁净的双眼,女孩瞬间失去了意识。

  第四章:伊甸园

  「呜哇T^ T,我现在又是在哪里啊。」我疑惑地睁开眼。

  「叩叩」门外传出了敲门的声音,「谁啊!」乖巧的我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股戾气。

  「您好,我是这里的服务生,有一位客人要找你,请问能不能进来呢」听上去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男生「随意吧。

  「我脸颊也有些微红。

  不一会,敲门声又传进了我的耳朵。

  「你好美丽的女士,我可以进来与你聊聊吗?」门外像是一个约莫有40岁的英国老绅士的声音,我的回答也是一样的「随意吧。」木门被缓缓推开,衣着华丽的英国佬却也能在我眼中竟然显得有魅力。

  男人踱着方步走了进来,却迅速转身关上了木门。

  我预感大事不妙,慌忙跳下床铺。

  男人却也不急不慢,反而说了一句「不错的衣服啊,乳尖都能看出来」言语里也带着极端轻蔑。

  我天使一般都脸颊裹上了一层淫绯的粉红,下体清楚感觉到有些湿润,我下意识看着空洞的斗篷里一对美乳眼侧却看见了男人迅速如饿虎一样扑向我。
  我赶忙一挡,可是纤弱的手臂怎么抗住男人粗壮的手臂。

  男人抬起自己穿着精美的靴子的脚,利剑一样刺向我的下体,每次都像外科医生精美的手术精准提到我微微张开的穴口,每一脚都让我极为羞耻也竟然爽快无比「嗯——」我尽量不让我的娇呼出卖我自己,但是身体的力量还是击垮了我的防线。男人只踢了我的下体三下双手抓住我的巨乳狠狠捏了几下然后把我推到了墙上,我才感到左手一阵剧痛发现手臂已经抬不起来,还比常时多出一段我才发现我的手臂脱臼了。

  愤怒的火焰在我眼中燃烧,挥动右手朝男人打去,大象只能对蝼蚁的勇气可嘉感到无可奈何竟然没有移动,硬生生吃下了我这拳头。

  如法炮制将我的手肘抓住,蝼蚁奋力挣脱,无疑是螳臂挡车男人将我的手臂拉到背后。

  柔软的屁股清清楚楚地隔着单薄的斗篷布料,触到了雄性特有的东西。
  「嘎」手臂惨叫,我另一只手也随着这声音断裂。

  「拜托,不要!」才想起求饶的我带着哭腔乞求着。

  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阵凉爽,但是条状的温度令我剧烈不安,眼前忽然一片晕眩下体肆意喷出自己的淫液,不自觉地跪到了地上。

  男人穿过了我的肘窝,抓住了我的乳房,捏住了粉红的乳头指甲扎进我的乳头,迅速喷出了美艳的乳汁。

  粉红的小穴一张一张,急剧讨要男人肉棒的填充。

  「我——要,求你了——求你了」尊严已经成了一片尘土,肉欲俘获了胴体。
  忽然,从未被进入过的菊门突然裂开,肌肉被迅速扩展,褶皱被肉棒带着张开鲜血流了出来,失神再次出现,穴口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自己打开喷出远达米的淫液。

  直肠内的抽动羞耻与快感交替,在还未结束高潮的时候就再次迎来一次,真是高潮迭起。

  男人肉棒的每一次抽插,每一寸深入,都会给我进一步的小高潮。

  几乎是在连续高潮的情况下做了一次完全不认识的性爱,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再喷出一丝淫液,打在男人的龟头之上。

  不知多久,我是去了一时,连射精那一刻的极度快感都没有感受到。

  「啊!」我突然清醒惊呼,男人像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砍下了我的右腿转头一看,发现全身以及附近都是鲜血淋漓,手臂和双腿被整齐摆在了我的头边我惊呆了,呆呆看着男人剁下我的脑袋血液溅上了我的双眼,蒙住了一切……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