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情殇】



  “小言姐,我下午有事不能来了,你能帮我跟老板请假吗?”山崎凛煮着咖啡回过头。

  徐小言放下手中的餐具,看着山崎凛,一脸的疼爱:“放心吧,我帮你跟老板请假。”看着山崎凛瘦弱的身影,小言就觉得心疼。8年前,山崎集团一夜之间宣布破产,山崎董事长山崎凌自杀身亡,其妻子著名钢琴家尤美娜也在不久之后抑郁而亡,原本是天之骄子的山崎凛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一无所有。一个10岁的孩子,无依无靠,又背负着巨额债务…

  还记得山崎凛第一次来这家咖啡厅工作的时候,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少年身上,徐小言看着少年的侧脸竟愣了神,感觉身边的一切舵着少年脸上的笑容温柔起来,可是又那么让人心疼,一切都那么美好,可是又那么忧伤。

  今天刚得到一份保姆的工作,所以山崎凛才请假。工资优厚,在东郊别墅区,包吃包住,但就是主人比较难伺候。这些年山崎凛为了还债,什么工作都做过,他也从一个富家少爷变成一个为了生活奔波的平常人。但是,当初父亲欠下的债务实在是太多,到现在才还了一点儿而已“唉~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山崎凛一边想一边朝中介公司给他的地址走去。

  “叮咚”一个管家出来开门,“你就是中介公司新介绍来的保姆吗?”山崎凛点头。“进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内容(省略工作内容)。明白了吗?”
  管家带着山崎凛在别墅里转了一圈,让他熟悉环境,然后来到了客厅。山崎凛再次点头。“好了,去工作吧。”说着管家转身离开。山崎凛觉得自己还是小心点好,毕竟在他来之前已经有许多保姆被解雇了。

  山崎凛从中午忙到晚上,已经累得动不了了,但是还有主卧室没有打扫,他来到二楼的主卧室开始打扫,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当他看见那张大床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张开四肢躺在那张大床上,心里想着只睡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然后他就睡着了。

  绿川光走进客厅,吩咐管家几句话之后就走向自己的卧室。自己从12岁逃离孤儿院,然后在商界摸爬滚打,白手起家,一手创建了实业集团,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和他站在同一地位上,然后把自己受到的侮辱还给他,但是自从山崎集团宣布破产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没有了目标,也没有了他的消息,开始变得茫然,这些年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如今,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

  他推开房间的门一眼就看到在床上熟睡的人。怎么有人睡在他床上?是新来的保姆吗?!这么没规矩!!他生气的走向床边,一把揪起床上的人,狠狠的摔在地上,睡梦中的山崎凛被这狠狠的一摔惊醒,眼里泛着泪光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站在他身边正在生气的人,当两人的眼光交接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愣住了。
  山崎凛愣住是因为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人。而绿川光是因为终于再次见到了他!或许连绿川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是多么的惊喜。

  “啊!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
  山崎凛的声音越来越小。

  绿川光玩味的看着山崎凛,“你就是新来的保姆?”山崎凛点头。“抬起头来,看着我。”山崎凛抬起头,弱弱的看着绿川光。“还认识我吗?”

  “嗯?我~ 我没见过你。”

  绿川光死死地盯着他,他竟然忘了他!!!12岁那年,就因为自己弄脏了他的衣服而受到他保镖的殴打,他竟然忘了?!绿川光莫名的生气,一把拽过山崎凛的胳膊,让山崎凛与他对视“哦,没见过吗?那我告诉你,我是绿川光,是你的主人,你刚才就睡在我床上。”

  山崎凛吓得不敢动。“我~ 我不是有意的~ 下次不会了,我会做的很好,不要解雇我。”山崎凛满眼雾气的望着绿川光。

  怕我解雇你吗?山崎凛,看来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受人宠的小少爷了。绿川光突然松开了手,玩味的看着山崎凛“你叫什么?”

  “山崎凛。”凛弱弱的回答。

  “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你以后最好小心。”绿川光冷冷的说。虽然,你我已经不是同一地位的人了,但是我同样要把你给我的侮辱还给你。

  山崎凛松了一口气,并没有注意到绿川光眼中闪过的一丝光。

  山崎凛来到管家给他准备的房间,呆呆的坐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一幕。他觉得莫名的心慌,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算了,太累了,还是先休息吧~ ”
  山崎凛懒懒的伸了一个腰,躺在床上睡着了。

  “赶快给我起来!”一声怒吼。

  山崎凛从美梦中惊醒,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和两个人暧昧的姿势,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绿川光看着被吓到的山崎凛满意的直起身,“今天会有客人来,你快点准备一下,不要出差错,要不然……。”

  山崎凛马上回过神,从床上跳起,“是,主人,我马上去准备。”

  看着山崎凛走出房门,绿川光嘴角上扬,“要怎样折磨你呢?还真有点舍不得。”

  山崎凛把烤肉的架子摆好,从厨房拿出需要的材料放在桌子上,他突然觉得身后有人,猛的一回头,感觉自己的唇碰到了一个湿湿的东西,待他看清那是什么,吓得他往后一退碰翻了桌子上的食物,“啊!嗯~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不是~ 刚才~ 那个~ ”山崎凛红 着脸不知该说什么。

  绿川光唇瓣,“说过不能出什么差错!难道你想被解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马上收拾。”山崎凛低着头开始收拾。
  这不是自己第一次亲吻男人的唇,但却和以前感觉不一样,甜甜的,暖暖的,很舒服,让人不想离开。绿川光一边想着一边转身离开。

  “明明是他自己站在我身后吓人,害的我打翻食物,现在却说什么做不好要解雇我,还真是难伺候!”山崎凛一边收拾一边抱怨。

  刚收拾完打翻的食物,客人就到了。“谁家的小猫,好可爱呀!”一个金发男子一只手勾住山崎凛的肩膀,一边轻佻的说。

  山崎凛听到别人叫自己小猫,刚要反驳,却被另一只手拉入怀中,“是我的宠物。”绿川光冷冷的说。

  “绿川,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有感情了?”金发男子调侃道。

  绿川光的手指抚上山崎凛的唇,“只是玩玩而已。”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现在好想狠狠吻上山崎凛的唇。

  “只是玩玩而已呀,那绿川你把他让给我怎样?”金发男子看看山崎凛又看看绿川光。

  “哦,银少什么时候也缺宠物了?”放在山崎凛肩上的手紧了紧。

  “我当然不缺宠物,只是这只很特别而已。”金发男子伸手想要抚摸山崎凛的头发,却被绿川光一把打掉。

  “这只宠物对于我也很特别,所以,我不能让给你。”绿川光说完低下头,狠狠的吻上山崎凛的唇,反复啃噬,山崎凛只觉得天旋地转,已经不能呼吸,脸上也渐渐染上红晕。

  绿川光觉得怀里的人已经瘫软了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他的唇。金发男子玩味的看着两个人,心里想,这只小猫我要定了!

  绿川光和金发男子坐在桌子前,山崎凛一边烤肉一边偷偷看着两人,“两个变态!竟然说我是宠物!还~ 还吻了我??!!”山崎凛摸着自己红肿的唇瓣,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脸又红起来。

  端着烤好的食物,来到两人面前,放在桌上想要离开,却被绿川光叫住,“喂我吃。”

  山崎凛僵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的小宠物好像不太喜欢你呀。”金发男子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绿川光生气的拽过山崎凛的手,山崎凛一个没站稳跌在了绿川光的怀里,山崎凛想站起来却被绿川光拉住,只得坐在绿川光的腿上。

  “用手喂我。”绿川光冷冷的说,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用手?但是,很热呀。”山崎凛看着盘子里冒热气的食物,皱着眉,丝毫没有注意到绿川光生气的脸。

  “难道你想……”绿川光靠近山崎凛威胁道。

  山崎凛知道绿川光又想拿解雇来威胁他。他认命的拿起一块肉,但是手指刚接触到食物,就被烫红了,但是他不敢缩回手,只能忍痛拿起肉放进绿川光的嘴里。

  绿川光看着他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小脸,心里很是痛快,但竟然也有些不舍!
  他下意识的咬住山崎凛的手指,用舌头来回。山崎凛发现绿川光竟然在自己的手指,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不住颤抖。绿川光看着山崎凛的变化,扬起了嘴角,而这时,电话铃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绿川光意味深长地看了金发男子一眼,放开山崎凛走出房间。

  山崎凛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小猫咪,你的主人离开了,让我好好疼爱你吧。”金发男子站起身一把拉过山崎凛。

  “喂喂混蛋你要干什么?”使劲推开金发男子,被扒下裤子的山崎凛终于意识到出状况了。

  “你说我想干什么?”金发男子一把抓住山崎凛按在桌子上。

  “啊……,”山崎凛惨叫着,低头一看,他居然把手指伸进来了。

  “你个混蛋王八蛋!”本想一脚踹开身前的坏人的,被人坏人抽动的手指打败了。

  “痛痛痛……放手你听见……啊,”居然又伸进一根!!!

  山崎凛根本没法动,只得乖乖的被侵犯,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嗞……噗嗞……,”

  “如果一开始就这么乖的话就不用吃苦头了。”

  “滚开!”这次算是用出吃奶劲了,可惜大腿被分开踹不到,推也推不开。
  就在山崎凛要绝望的时候,门被打开了,绿川光看到这场景,简直气疯了,一拳打在金发男子脸上,“我的东西你也敢动?!”绿川光看着山崎凛惨白的小脸,后悔刚才接了电话离开这里。

  “只是一个宠物而已,你想为了一个宠物毁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金发男子擦着嘴边的血,站起来说道。

  “我们之间只是生意关系罢了,你心里很清楚。”绿川光心疼的抱起山崎凛,紧紧地搂在怀里,看着山崎凛颤抖的嘴唇,他心里就开始抽痛,为什么他会心疼?
  不是看到他这样,自己不应该觉得痛快才对吗?明明就是为了折磨侮辱他才离开的,可是自己为什么后悔了呢?难道自己爱上了他。绿川光不再多想抱起山崎凛做出房间。

  金发男子看着绿川光的背影,嘴角上扬,“绿川光,你也有弱点了呢。”
  躺在绿川光的怀里,山崎凛觉得很安全,莫名的安心。

  绿川光把山崎凛放在自己的床上,这时的山崎凛已经恢复正常,发现自己没穿裤子,顿时窘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 谢谢你。”说着就想下床,却被绿川光一把按在床上。

  “要谢我,就拿身体谢我吧。”绿川光原本明亮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兽性的光芒。

  “你―――”感觉到危险的山崎凛刚想 说些什么,那双迷人的眸子忽然一暗,紧接著,他便被紧紧地锁在那个滚烫的胸膛上……刹那间,心狂飙起来,那失控中被链条锁束缚的凶兽,那个激烈的热吻。

  那双银眸中透出的赤裸裸的欲望,让山崎凛紧张得颤个不停:“不,不行……”

  感受到他异常的僵硬,绿川光忽地将他抱起,毫无预警的动作让他惊慌失措地攀住对方厚实的肩膀,还来不及惊呼,已经站在了大得离谱的浴缸里……
  温热的水淋漓而落,一瞬间模糊了山崎凛的视线,那双炙热的大手环抱住他纤细的腰,像是要失去理智般将他揉入怀里,然后开始粗鲁地撕扯他的衣服。随即,火热的舌尖霸道地探入他因为惊呼而张开的口,蛮横地掠过齿龈,在敏感的上鄂翻搅打转……纠缠中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溢出嘴角,流淌到下颚,而山崎凛的唇也随之顺著他的颈线滑下,直至锁骨,不断地吸吮徘徊……

  早已浸湿的衣服被扯开,褪至肩部,那双大谥开始在山崎凛赤裸的身体上游走,带着一波又一波的热潮,同时,膝盖在大腿内侧摩擦著,若有若无地碰触著他的下体……

  “主人……”“嗯~ ”“我好难受……”

  “没关系,待会会很舒服的哦……”“哦……,啊~ ”说话的时候绿川光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接着一只手沿着胸口向下探索,到了腹部的时候用指甲在山崎凛平坦的小腹上来回的画着波浪,“啊……”山崎凛的手不小心碰到我已经高昂的肉棒,难道……

  “唔……放开!!啊!”山崎凛觉得前所未有的耻辱,他想要挣脱。

  “呜……”山崎凛下意识地屈身夹紧自己双腿,试图遮掩自己赤裸的下体,却被绿川光倾身压倒在浴缸里,顶开了膝盖。一只大手抚上他雪白的臀部来来回回的摩挲,修长的手指探到后穴附近挑逗不休。

  “嗯……啊……”因为承受不住这炽热的爱抚,粘腻的呻吟从山崎凛的口中泻出,也令他惊惶失措地发现自己是以多么不堪的姿态给压倒。极度的羞耻感让他脑中一片茫然,在他失神的瞬间,绿川光突然俯身含住了他的肉棒——整根地纳入,直至没底……

  “啊……不!”山崎凛被遏方毫无预警的动作惊到,紧接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袭遍全身,让他战栗不止。在温暖、湿润的有限空间里,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分身被有节奏地上下吸吮,似有还无地吞吐,火热而有力的温软物在缓缓地舐。,自根部至尖端,轻碰、摩擦、打转……来来回回……几乎要将他逼疯!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脸不停地颤抖,身体热得快要焚烧起来。

  “啊~~啊嗯……”越见失控的在空间里回荡,绿川光地更加卖力,目不转睛地看着身下少年的表情一次比一次蚀骨、销魂……

  然而,就在对方快抵达高潮的时候,他蓦地将口中的分身吐了出来——
  “呜……”突然失去承托的分身空虚地孤立着,让山崎凛一时难受地颤声低吟……

  绿川光恶意地轻弹了一下那微微颤抖的阴茎,随即一手包围快速地上下套。
  弄着,另一只手则若有若无地刺激著敏感的顶端……不断的强烈的刺激之下,沉积的情欲。在终于越过了饱和点。伴随着凌乱的尖叫,山崎凛的脑中一片空白,在绿川光灼热的目光中释放了。颤抖著不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填补兴奋的缺氧感,眼里凝满了水气。山崎凛感到自己的视线开始迷蒙,还未来得及擦拭,便再度被夺去了双唇——

  这次,依然是炙热的可以灼伤灵魂的深吻,一双近在咫尺的惑人之瞳中散发著强烈的危险气息。那期中的渴望是如此的赤裸:他想要山崎凛,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灵魂……

  热吻之后,尽量轻缓地将少年修长的双腿架到肩上,绿川光含住那小巧的耳垂,说出了令人脸红的要求:“自己夹紧不要掉下来。”下一秒,腰间悬空,下身隐秘的部位几乎贴到对方的脸上去,山崎凛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呼出的燥热空气落在他才刚刚释放过的地方……

  “啊!主人……嗯!”山崎凛的抗议被后庭突然遭到的入侵所打断。绿川光用残留著精液和唾液的手指扩张着那个粉红色紧密的洞穴,同时用舌尖触碰垂了头的分身。为了不撞到坚硬的浴缸壁,山崎凛不得不用腿扣住那结实的脖颈。从一根手指到数根的进入,不断漫延的。糜气息和急促的喘息充斥在这间奢华的浴室里。

  那种被异物侵犯的怪异感触不断地扩张,在那火热的巨大抵住的那一刻,晶莹的泪珠从那双大大的眼睛中滑落,仿佛从夜空坠落的星子般在绿川光的内心划出一道道的伤痕。身体内喷薄出的情欲和灼伤灵魂的疼痛激烈地纠缠在一起,让他无所适从。

  “不!不行!求求你,主人,不要——”

  山崎凛嘶哑的嗓音和绝望的神情深深地割在了绿川光的心口上。咬紧牙关,他猛地将身下泛着绯红的身体翻过屈起,然后将灼热而粗长的阴茎狠狠地插入那两条白嫩的大腿之间,飞快地抽插起来。火热的阳物剧烈的抽动让少年惊叫着想要逃离,却一次次地被强壮有力的臂膀拉回来,很快,挺翘的雪臀被身后有力的撞击的嫣红,而不断被摩擦的下体再度颤悠悠地挺起来,流下透明的体液。
  倾身向前,绿川光转过山崎凛的脸,直吻上他的双眼,轻轻地舐去挂在脸上的泪珠。而数次被快感和身上激烈的抽动刺激的头晕目眩的少年任凭本能而行,渐渐沈溺在身体与身体摩擦的快 感与爱念间的交缠。来回不绝的冲击,终于将快意推至顶峰。

  “唔嗯……”伴随着一声闷哼,灼热的精液殇在了山崎凛雪白的后背上,与此同时,他再度抬头的肉棒也跟着喷发,顺著那雪白的大腿缓缓地流下。绿川光紧紧地抱住身下因为快感而战栗个不停的躯体,一边喘息,一边温柔地在那沾满汗水和体液的身体上烙下数不清的吻……

  他的吻像一个个催眠符,最终让山崎凛陷入了无边的黑田之梦。在意识就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山崎凛听见了耳畔低沈的呢喃——

  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只属于我一人,因为是你欠我的,我是你的主人。
  早上的阳光洒在少年身上,绿川光看着怀里熟睡的少年,低下头缓缓印上他的唇。绿川光本想浅尝即止,但却抵受不住那甘甜的诱惑。他的胸膛急剧起伏着,再次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卷过少年口中稚嫩的粘膜,追逐着那条的小舌直扫向喉口。

  山崎凛被吻醒,看到绿川光在吻他,想起昨夜的疯狂,脑袋又是一片空白,低喘着浑身瘫软,任由丝丝蜜津滑下唇角,赤裸的身体晕开一抹异样的红潮。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